close

午後,忘記設定鬧鐘的幸褔背後,居然是惡夢伺候。

每次從夢中醒來,都像去了趟奇幻旅程。遙遠的國度,充滿詭譎的色彩,一切都是那麼真實,又虛幻地令人寂寞。



新型列車,不需任何線路引導。簡單軌道,奔馳。

站名說明,簡略了,明明是熟悉的語言,卻一個字也聽不懂。

等到意會過來,早已過了兩站。


兩站,彷若相隔兩個世紀。

匆忙下車,卻見露天的月台外,毫無建築物。聳立的月台,彷彿飄在半空中,令人匪夷所思。

好啊,這下可好。我該怎麼下去呢?


「那邊,那邊有手扶梯可以下去。」一個輕快的女聲,阻止了想直接往下跳的我。

循聲找到了,卻發現是垂直90度的手扶梯......


「搭這個下去?」

一名挺著大肚腩的阿伯氣喘吁吁的從90度手扶梯爬上來(等一下,這不是電動的嗎?!),指引我下去的方向。

看著深不見底,中間還有灰白雲霧繚繞的手扶梯,我吞了一口口水、深吸一口氣──

踏出去,往下一站邁進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yce C. Y.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