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最近夜裡一直作著回到醫院工作的夢。
有時是好的夢,但大多數都是醒來後會楞好久或令人冷汗直流的場景。

精明的單位阿長、超熱情但背地裡一直說人壞話的N學姊、置我死地而後生給我一刀痛快的L學姊,還有一票曾邀請我一起吃飯的眾學姊同事們。樣貌、姓名開始模糊不清,但那些在慘白背景之中的故事,輪番上演......卻早已與事實背離。
歷史已然成立,過往只剩追憶。可我不明白:一再夢到這些,究竟有什麼意義?
遺憾嗎?不會。
留戀嗎?不可能。
憎恨嗎?也不盡然。

角落一疊當初努力過的痕跡,還未處理。我笑稱這些東西不處理,就有些「陰魂不散」。
「有那麼嚴重嗎?」母親皺眉。
有喔,一定有。不然怎麼會一直夢到這些夢?(哈)
但或許該整理的是我的心念意志態度,該重新調整眼光、該放下,選擇原諒。
原諒當時做出決定的自己,原諒自己的虛榮、不誠實和不勇敢。

如今我已走在夢想的道路上。當年如夢境一般的幻境,已是事實。那些曾是事實的往事,反成了夢境。
也罷。無法抹滅的過往就留在記憶裡,等有一天慢慢褪色、掃入深谷裡去吧!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yce C. Y.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