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2014年7月7日,是我的第一夜。

 

......第一夜?!所謂「夜」,即「夜班」是也,想歪的自己去旁邊罰站XD

 

第一次上夜班,感覺真的和白班很不一樣(廢話)。

雖然下午交接班時,還是很多人、很「熱鬧」:病人、醫師、家屬、來交接班的護理人員、雇員、護生、清潔人員......大家忙著自己的事,討論著、解釋著、忙碌著。隨著時針慢慢往前推移,夜色降臨之後的病房,雖然依舊燈火通明,但空氣中的熱度和聲響,漸漸歸於平靜。

 

週間的小夜班,分為三組,有三位護理人員。再加上我和同學兩位護生,一共五個人。我們彷彿是「守護者」,守著16:00~24:00這段時間,照顧病人、回應家屬、執行治療技術、撰寫交班報告......等等,守護整個病房,直到午夜十二點,大夜班的學姐們前來接去守護的棒子。

或許是因為我本身習慣晚睡外加在晚間活動(社課啊呵呵呵),我很習慣在夜色降臨之後,自己才開始真正「運作」。

 

我其實很喜歡「夜」。尤其夏夜。

夜晚,除去炙熱豔陽的毒辣熱度,除去人來人往的喧嘩吵雜,在黑夜與星月光輝(燈光)之下,此時我才能讓自己沉澱,感受到「自己」。雖然不一定能有清醒的頭腦來理解所有的事,但我至少能感覺並思考,我現在在做的事為何。而不像白天時,忙忙碌碌、四處奔波,等坐下來休息一下時,依然只能跟著節奏繼續向前。

 

小夜班,執行完18:00、21:00、23:00的治療,量完Vital signs,病人們開始一個個睡去。輕輕拉上圍簾、關上門──「晚安,祝好眠!」

這種感覺,不太容易形容,但或許是一種祝福吧!那是一種「安心去睡吧!有我在這裡守護你們」的感覺(場景設定一定是漸殘的營火旁、夜空之下、周圍灰白色帳篷圍繞XDDDDD)。

總之,第一「夜」給我的感覺,是好的。雖然今後極有可能會更忙碌,或甚至推翻自己以上所言的感受,但這一切已經被記錄下來了。至少,初次的印象,不會被遺忘。

好啦,今天也加油吧!星期三要上大夜班囉!上完大夜班再來寫個「第二夜」!XD

 

 

【幕後花絮:小夜班糗事】

1.「學姊早!」

太習慣去醫院後看到學姊問候「學姊早」了。小夜班上班時明明已經是下午,看到學姊還是反射性地喊了一聲:「學姊早!」學姊們停格了兩秒之後,用淡淡的語氣疑惑地說:「早?」

啊啊真糗!當時大概臉紅了吧!然後迅速逃跑假裝沒這回事XDDDD

 

2.「妹妹你還是學生嗎?念哪裡?哦K大喔!很優秀耶────(以下略)」

某次進去病房,只是要抄個資料,順便關心了一下阿嬤剛剛說痛的地方還痛不痛,結果就開啟了阿嬤的話匣子(啟動了按鈕!QAQ)

阿嬤開始跟我講他的誰誰誰在念K大,現在在哪裡工作、他的孫子怎樣、他的外甥孫怎樣、與家人關係如何如何、孫子跟他如何親近、自己掛號又有多難掛等等等等。阿嬤講得有聲有色,講到自己感動的地方,還偷偷拭淚一下,然後還請我坐,要跟我聊更多(我當然不敢坐!!!站著都講這麼久了,坐下去後還得了?!)。

阿嬤連環講話的功力真是了得,我一直都找不到切入點結束這段對話。最後只好硬著頭皮說:「阿嬤不好意思,我還要去忙,阿嬤好好休息喔!」然後趕快去做我其他還沒做的事。(還好學姊沒有怪我消失太久,不然其他的事其實有點耽誤了啊~)

不過最後有換得阿嬤的稱讚,說我們照顧得很好,謝謝我們的關心等等,也算值得了啦(呼~)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yce C. Y.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